(一)首次与狗操屄 前几天,我的一位朋友花二万元买了一只进口公狗,听说会和人交配,我妻 子知道后一直要和我到他家看看。 昨天去了我朋友家一看,果然是一条好狗,半人多高,阳具比平常人的大好 多,我妻子眼睛紧紧盯住狗的阳具不放,我朋友问我妻子想不想试试,我妻子点 点头,朋友对我妻子说:「这只狗很通人性,鸡巴又硬又大,插到屄里很舒服, 你要是以前没让狗操过,我来教你。」 我们牵着狗步入客厅,他让我妻子脱光衣服,让狗侧面躺下,要我妻子先啜 狗鸡巴。慢慢地狗鸡巴越来越硬,越来越大,通红通红的,精水滴个不停,朋友 说狗的精液要比人的精液多,比较稀,没啥味道。我妻子点点头,这时她嘴边已 滴了不少狗的精液。 啜了一会,朋友让我妻子狗爬式的趴在地上,那狗是训练好的,立即爬到我 妻子的背上,朋友用手扶着狗鸡巴塞入我妻子的阴道里,那狗立刻飞快地抽动起 来,比人操屄的动作要快几倍。我拿起相机在旁边照了几张相,我妻子兴奋得连 连喊叫舒服。 操了一会,突然狗不动了,我妻子说屄里有点涨,想把狗推下去,但狗鸡巴 塞在屄里拔不出来,朋友说:「不好,你这屄的深浅、松紧可能与狗鸡巴正好配 套,狗操得太兴奋了,鸡巴头起了疙瘩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狗链子,一天二天怕 是拔不出来了。」 我老婆着急了,说:「坏了,这如何见人?快想想办法吧!」 朋友说:「怕啥,正好美美地受用,让狗鸡巴好好地在屄里放上二天,让你 这狗的骚货也过足瘾。」 我妻子更着急了,驮着狗的前半身就往我朋友跟前爬,因爲狗鸡巴和她的下 半身连在一起,狗的两条后腿也跟着往前蹬。朋友一看她急成这样,就哈哈大笑 说:「别着急,开个玩笑,你别动,让狗鸡巴在屄里泡一会射了精就没事了。」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,我妻子说感到不很涨了,我和朋友两人抓住狗的后腿 和鸡巴根慢慢地把狗鸡巴拔了出来,狗鸡巴头和我老婆的屄之间还拉了几条长长 的丝线,那是狗的精液和我老婆淫水的混合物。 狗鸡巴一拔出来后,我老婆的屄里立即溢出一大滩狗的精液,她站起来拿了 一条毛巾擦了擦屄,说:「让狗屄倒也舒服,就是害怕链在一起分不开就难看 了。」 我朋友说:「没事,要是链住了,一般顶多过一个多小时也就分开了。」 之后,我妻子过几天就要拉上我去我朋友家一次,让狗操一操。 (二)人狗一起混战 有一天,我那个朋友打来电话说,他的一位好朋友叫王开,也有一条会操人 的狗,问我妻子有无兴趣,我妻子马上同意。 我们到了我朋友家后,王开和他的那条公狗也在,我朋友的那条狗一见到我 妻子就立即扑上来,阳具也渐渐硬了起来,我朋友说:「瞧,我的这只狗已经等 不及你这只母狗了,一见到你就想操。」 我们一起走入客厅,我朋友和王开两人帮助我妻子脱光了衣服,我妻子说: 「两条狗,我如何应付?」我朋友说:「我的狗已经跟你混熟了,你先用嘴玩玩 王开的狗鸡巴吧。」 我朋友和王开把那只狗弄翻在地,我妻子就爬在地上用手抓住狗鸡巴上下套 弄,又用嘴含住吸舔起来,不一会就把狗鸡巴弄得硬棒一般。这时我朋友的那只 狗爬在我妻子的身上已经胡乱耸动了一会,我妻子吐出前面这根狗鸡巴说:「你 们谁把后面那根狗鸡巴给我塞到屄里去,弄了半天进不去,把狗急得胡乱动,我 的屄也痒得厉害。」 王开站起来抓住后面那条狗的鸡巴塞到我妻子的屄里,狗立刻飞速地耸动起 来,我妻子喊叫了一声:「哎唷,这几下得骚屄感觉爽快极了!」又马上低头 吸舔起前面的狗鸡巴来。 我朋友笑笑说:「别着急,今天这两条公狗准会把你操得死去活来。」 这时王开用手摸起我老婆的乳房来,抓一把揉一揉,又用两只手捏一捏两个 奶头,把我老婆弄到兴奋得直哼哼。 弄了一会,王开说:「现在让两只狗换一下,该让我的狗操一操屄了。」我 老婆推开身上的狗,王开的狗立即爬上去,我老婆自己把狗鸡巴塞了进去。 这时我朋友脱掉裤子,走到我老婆跟前说:「看两只狗操你把我的鸡巴都逗 硬了起来,来,你这狗的贱货给我舔舔鸡巴。」 我妻子吸舔鸡巴的功夫特别棒,她把我朋友的鸡巴含到嘴里吸吮起来,来回 啜了几下,又吐出来,紧紧吸住鸡巴头,用舌头尖在鸡巴头的马眼上来回舔弄, 我朋友爽得直叫唤:「喔……喔……哎哟……这狗的贱货真会舔鸡巴,喔…… 喔……真爽快……哎哟,王开,快过来,你也让这骚货舔舔鸡巴。」王开和我挺 着硬鸡巴走过去让我老婆舔。 前面我老婆轮番舔弄我三人的鸡巴,后面那条狗爬在我老婆的身上飞快地耸 动着,另外那只狗在旁边急得转来转去。 这时我朋友说:「我到后面操一会屄。」他推开正在操屄的狗,用毛巾擦了 擦我老婆屄边的狗精液,把鸡巴在我老婆的屄上摔打了几下,手在肥白的屁股上 拍了几下,就把鸡巴插进去操起来。 两只狗没屄操,在旁边更着急了,胡乱地在我老婆的身上蹭,狗鸡巴头上的 精水滴个不停,精水在我老婆的身上和她周围的地上到处飞溅。这时我和王开忍 不住都把精液射到我老婆的头发上和脸上,我朋友又到前面让我妻子啜舔鸡巴。 不一会,听见他「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」叫了几声,屁股前后摇晃,鸡巴在 我老婆的嘴里「咕唧……咕唧……」地飞快抽送了十几下,用手按着我老婆的头 把鸡巴深深地插在嘴里不动,眼睛闭住喊道:「我的精液也出来了!」我老婆把 他的精液给吞咽了下去,可能精液一下射到了喉咙口,她呛了两下。 我老婆的屄这时空闲着,狗又爬上去操起来,我们三人因爲刚射了精感觉有 点累,就坐在沙发上想休息一会儿。 我老婆说:「三个大男人还不如狗能屄。」 我朋友说:「小心你的骚屄又和狗鸡巴链住了,今天可是两只狗。」 我老婆说:「只要屄爽快,要是链住了你们伺候我。」正说着,我老婆喊: 「不好,又链住了,抽弄不动了。」我朋友嘲弄着说:「狗的贱货,好好地受 用狗鸡巴插在屄里的滋味吧!」 那只狗已经和我老婆链住了半个多小时,鸡巴卡在屄里抽动不开,另外一只 狗则侧卧在我老婆的前面,我老婆不停地啜舔着它的鸡巴。这时王开走到我老婆 的屁股后面蹲下来看了看,用手指在屄缝边摸了摸说:「我看这狗鸡巴还铁硬一 般,这淫货的骚屄也不停地收缩,一时半会怕是分不开了,咱们三人先喝一会啤 酒吧!」 我朋友拿出几瓶啤酒打开,我们开始喝啤酒,我老婆吐出嘴里的狗鸡巴说她 也要喝。我朋友倒了一杯,先把他的鸡巴在啤酒杯里蘸了一下,走到我老婆跟前 让她把鸡巴上的啤酒舔乾净,然后又把狗鸡巴放入啤酒杯里来回搅了几下,让狗 的精液往啤酒杯里滴了几滴,说:「你这狗的贱货,快把这啤酒和你狗老公的 精液喝掉,这营养很丰富。」 就这样,我老婆爬在那儿共喝了五杯啤酒加狗精液,她的酒力不大,很快就 喝得满脸通红,王开过去把我老婆的奶头捏拉了一会,又把她的阴唇拉开往屄里 瞧瞧,说:「你动几下,看能不能松动。」 她闻言驮着狗往前在客厅里爬了一圈,狗也蹬着后腿鸡巴紧紧和我老婆的屄 黏在一起走了一圈,狗鸡巴夹在屄里拉拉扯扯的惹得她又兴奋起来,趴在那儿抖 动了一会,屄缝里哗啦哗啦的往外淌水,看来又到了高潮。 狗鸡巴和我老婆的屄黏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分开,刚分开,屄里立刻溢出一 大滩精液和淫水,另外那只狗立刻又爬到我老婆的身上胡乱耸动,可鸡巴头戳来 戳去总对不准屄眼,我朋友连忙走到跟前把狗鸡巴塞入屄里,狗一抽动,我老婆 立即兴奋得哇哇乱叫。 这只狗了一会也链住了,我朋友说主要是因爲我老婆兴奋得太厉害,屄里 收缩性大,狗鸡巴和人的鸡巴不一样,导致一让狗鸡巴插入屄里面就容易链住, 看来她天生就是让狗鸡巴操的。 另外那只狗因爲刚完我老婆,可能也累了,卧在一边不起。我们三人正在 边上说着话,忽然听见门铃响了,我老婆说:「不好,有人来了,我要躲一躲, 让人看见狗正在我太难看了。」 因爲狗鸡巴和我老婆的屄马上还分不开,我朋友让她驮着狗爬到卧室去,闭 住门后就去开大门。进来三个人,我朋友说这几个人是他的好友,他们一进门就 问:「听说你这儿有一条会操女人的狗,我们来看一看是不是真的,真是这样的 话,李强的老婆也想跟狗玩玩。」 我朋友说是真的,他指着卧在客厅的那只狗说:「就是这只,想让狗的话 就把你老婆带过来,咱们都是哥们,免费让狗操你老婆的屄。」 这几个很感兴趣地围着狗看,这时卧室里正在操我老婆的那只狗叫了两声, 其中一个人说:「怎麽里面还有一条狗?」我朋友还未来得及挡住,他就已经推 开了门,他一见里面的情景就喊叫:「哇!这里还有一条狗正在操一个女人,她 是谁?」 到了这会已经瞒不过去了,我朋友指着我说:「这是他的老婆,也喜欢让狗 操,见有人来不好意思就躲在里面。外面这只狗刚才操他老婆时鸡巴链在了屄里 面,你们进门前刚刚操完屄分开,里面那只狗操了一会鸡巴和屄也黏住了,现在 还未分开。」 这几个人听我朋友说完后,马上向屋里涌进去,我们几个也跟了进去。这时 我老婆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说:「让你们见笑了。」我朋友说:「瞧,这狗 的骚货还不敢看你们。没关系,都是自己人,放开怀让你这狗汉子操你吧!」 这几个人好奇地围在我老婆的屁股后面观看,一个说:「奇怪!狗和人也能 黏住?」 一个人抓住狗鸡巴根往外拉了拉,用手在我老婆屄缝周围摸了摸,伸指头进 屄眼里抠了抠,又抓住狗的两条后腿向后拉了几下,我老婆的屁股随着狗的前后 摇晃节奏也前后挪了几下,还是没有把狗鸡巴从屄里抽出来。 我朋友说:「白费劲,这骚货的屄因爲兴奋不停地收缩,这狗鸡巴插入屄里 后因爲里面的嫩肉收缩频率高,受到强烈刺激后鸡巴头起了疙瘩,越动越紧,只 能等狗射了精,鸡巴慢慢软下来后才能抽出来。」 这时一个人的手在我老婆的乳房上摸起来,捏住奶头向外拉了拉,一个人走 到我老婆的前面擡起她的头亲了一下嘴,对我说:「你的老婆长得挺漂亮,怎麽 嘴里有一股骚味?好像是精液味道。」 我老婆说:「这都是他们三个和这两只狗的精液,刚才因爲狗在后面我的 屄,挨不上他们,他们就在前面我的嘴,把精液都射到了我的脸上。瞧,这 头发上还有。」 那家夥说:「真是个狗的骚货,来,也舔舔我的鸡巴。」他捧住我老婆的 脸又狠狠亲了几下嘴,吐出舌头让我老婆吸了一会,站起来掏出鸡巴就塞到我老 婆的嘴里,另外那两个胡乱地在我老婆的身上到处摸。 这时王开说:「你们看,狗好像是到了高潮。」 他们几个都停下来到后面看,狗爬在我老婆的身上弓起了腰,屁股和后腿不 停地抖动,尾巴高高地翘起来,大约过了两分锺叫了几声才恢复了先前的状态。 我朋友说:「狗已经射了精,但还得停一会鸡巴才能软下来,之后就能从屄里抽 出来了。」 我老婆这时浑身也抖动了一会,趴在那儿连打了几下摆子,嘴里哼哼唧唧: 「喔……喔……哎唷……哎哟……爽快死我了!」我朋友说:「看,这骚屄又让 狗得到了高潮。」 过了一会,我老婆说她能感觉到狗射精时一股一股的往里直喷,挺热乎的。 这时我和我朋友及王开走到客厅,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支烟,等狗完事后出来。 十多分锺后,听见里面喊叫:「出来了,出来了!」可能是他们已把狗鸡巴 从我老婆的屄里拔出来了。刚喊叫完,狗就从里面跑出来了,鸡巴通红通红的, 还有少量的精液往下滴。 这时听见我老婆和他们几个在里面嘻嘻哈哈的,一个说:「狗完了,我们 也来一你这骚屄,鸡巴硬得受不了。来,快趴下。」看来他们三人在里面也 想玩玩我老婆。 又听见「啪!啪!」的声音不时响起,好像是在拍打屁股的声音,一个说: 「好美的屁股,我最喜欢拍打女人的屁股。」一个说:「你先操屄,我们俩让这 烂货舔一舔鸡巴。」一个又说:「这屄里狗的精液太多了,滑溜得很。」之后就 听见「咕唧……咕唧……扑哧……扑哧……」的声音不断,这是鸡巴在屄里进进 出出发出的声音。 我朋友说:「听,你老婆的屄挨鸡巴的声音有多大!」王开说:「今天是 两只狗,六个人,可让她过足了瘾。」 这时听见一个人说:「你这狗的淫货,你的亲爸爸得你爽快吗?」我老 婆喊叫:「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哎哟……哎唷……爽死我啦……我的亲老 公……亲鸡巴爹爹……啊……我的亲爷爷……得真舒服……」 我朋友说:「嘿,这骚货又到了高潮。」 过了一会,一个家夥走出来,用毛巾擦了擦湿湿的鸡巴,叫我朋友也进去。 我朋友和王开站起来走了进去,不一会,里面男女呻吟声又乱成一片。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,他们才完事出来,一个个都显得有些累了,鸡巴湿漉 漉的。最后我老婆走了出来,我看她脸上和嘴边有不少精液,走路时屄里还往下 滴着精液,拉出一丝长线,脸上显出满足的表情。 我朋友和王开扶着我老婆走进浴室洗了一会澡,那三个人说明天他们也要带 着老婆来这里让狗操过一过瘾,问我老婆还来不来,我老婆说:「明天我不来, 四个骚屄,只有两条狗,还不争得打起架来?我过上几天再来,我来的时候你们 不许带老婆,每人要带两粒伟哥,准备好好地地操我,我要两条狗和你们几个人 同时我一个人才能过瘾。」 那三个人说:「好,到时候电话联系。」 那三人走后,我朋友说:「操了这麽长时间屄,感到饿了,走,吃饭去。」 我们几人到外面饭店吃完饭,我朋友问我老婆想不想让驴,我老婆说如果 有好驴也想试一试。我朋友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说:「你这狗都 不够的骚货,驴鸡巴比狗鸡巴还粗大,操起屄来肯定爽快,你等我的消息吧!」